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

闽南网6月17日讯
在巴西,被抢劫不是什么稀罕事,在当地华人看来,没有遇到过持枪劫匪,简直如同“中彩票”一样幸运。在经历多次被枪指着脑袋的恐怖场景后,在里约热内卢经商的李先生买了一辆防弹车保命。另一位段女士至今还沉浸在朋友被劫匪枪杀的悲痛中,血淋淋的一幕正在巴西华人身上上演。

www.mgm4858.com 1

近日,天长一名出租车司机在仪征遭劫,而打劫他的,正是他的乘客。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两名劫匪最终只抢到50元,算上他们在仪征的住宿费和回程的路费,他们还“亏”了。但无论抢了多少,两人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目前,两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即将提请逮捕。

www.mgm4858.com 2工时长收入低常遭抢
纽约外卖郎

巴西军方演习,告诫球迷遇抢劫勿反抗

遇到劫匪,这对在南非生活了近20年的陈晓华来说,并不陌生。在这个犯罪率较高的国度,有人曾说“没有遇到过抢劫就不算真正来过南非”。尤其是2014年,陈晓华在当地开了安保公司后,与劫匪打交道,更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从天长打车到仪征

周六夜晚,30岁的林华以每小时20英里的速度骑车送外卖。车把上挂着外卖盒饭的塑料袋,里头的蒜蓉蒸鸡和捞面在寒风里很快就会变凉,所以要分秒必争。红灯闪亮,他看看没有汽车,就踩动电动车闯了过去。

AK47顶着我,连车带钱一起抢

福建小伙南非开镖局

两乘客专挑偏僻的地方走

在距离餐馆一英里外的地方,林华将送出今晚的第一份外卖。他用粗铁链把电动车锁在一个杆子上,走下坡道,进入一个地下室。简单攀谈两句后,林华拿到15.5美元的饭钱和2美元小费。这是一趟2.5英里的来回路程。

“千万别提我的名字,国内的父母看到会担心。”采访之前,里约热内卢的华人李先生先给记者打了预防针。祖籍广东佛山的李先生来巴西25年,在里约热内卢经营塑料花生意,用他的话说,这么多年遭遇的抢劫“已经数不清了”,但他从来不敢给年迈的父母提起。

他曾手持AK47与劫匪在树林里激战数小时,也曾协助当地警方抓获抢劫运钞车的犯罪团伙。三年间,他的安保公司发展至拥有400多名保安,成为保护当地华人安全的一支重要队伍。陈晓华告诉南都记者,“开安保公司属于兴趣爱好,下一步想把公司扩展到非洲其他国家,为华人华侨多做点事。”

上个月21日,天长的老吴在仪征遭遇了惊魂一夜。老吴是个出租车司机,今年50岁不到。当天,老吴值夜班,早早吃了晚饭上了出租车。当天晚上的生意有些清淡。

每一天,尤其是在夜间,数以千计的外卖郎在纽约各个街区的马路穿插,递送食物,赚取小费。他们通常骑着单车匆匆放下食物,鲜与顾客交谈。中餐馆的走俏,让外卖郎——这一被美国人视为“收入最低、风险最高”的职业,正逐渐成为华人的“专利”。除了工时长收入低、天气恶劣、易遇危险外,外卖郎被抢、被劫、被杀的恶性事件也频频发生。

谈起第一次被抢的经历,李先生至今记忆犹新,那时他在里约附近的小镇上开店,晚上下班开车回市区的家里。“小镇上人来人往,经常有踢球的孩子跑来跑去,所以设了很多减速带,我在一处减速带踩下刹车,附近黑影里突然窜出来3个人,一个人挡在我的车前方,一个人用手枪托敲车窗,示意摇下玻璃,随后称抢劫。”第一次被真枪顶在头上的感觉,是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李先生赶紧举手投降,身上一天的营业额几千雷亚尔被洗劫一空,好在劫匪没有伤害他。“从这以后,我每天上下班都不会走固定的线路,偏僻的小路从来不走。”

9岁随父母定居南非

到了晚上8点左右,老吴接到一单“大生意”。两个中年男子在路边招手,说要去仪征。这两名男子一个穿着红衣服,一个留着八字胡,看起来像是附近的工人。两人上了车,没有多说话,只说要去仪征找人,气氛有些沉闷。老吴也没多想,一加油门便驱车往仪征赶。

他们这样形容自己:车轮上的洗碗工

在公交车上竟然也不安全,那次遭遇让他很意外,“晚上车上人不多,一个戴着帽子的人拿着手枪顶着我,让我拿钱,旁边的人吓得头都不敢扭,我乖乖照做,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了他。”

28岁的陈晓华是福建福清人。9岁时,他随父母来到南非。初到异国,陈晓华感觉一切都很新鲜。与他想象中的不一样,有“彩虹之国”之称的南非美丽富饶,碧水蓝天,生活着各种肤色的人。

快到仪征时,两人报了个地名,老吴不清楚在哪里,其中一人便当起了向导,出租车在他的指引下,越走越偏。到了目的地,两人下车看了看,又回到了车上,说要去另外一个地方。此时,出租车已经绕了一大圈,还专挑偏僻的地方走。老吴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这两人没钱付车费,故意让自己绕圈?但嘀咕归嘀咕,老吴最终还是在他们的指引下,将车开到了大仪某砖瓦厂附近。在两人又提出要下车时,他拦住了其中一个人“你留在车上吧,车钱还没付呢!万一你们都走了,我上哪儿找人去?”两人倒也按照老吴的话做了。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老吴至今想起来都背后发凉。

在美国,有很多华人从事餐饮业。这些遍布各处的中国餐馆大多设有外卖服务,送外卖因此也成为一些华人来美的第一份工作。

李先生生意走上轨道,车也换了一辆比较好的雪佛兰,不过最可怕的抢劫经历来了。“同样是在夜晚的小镇街道上,我停车等红灯,旁边一辆吉普车停在我车窗边,里面的人拿着AK47指着我的头,他们不光要钱,还要我的车,没办法,一并送上。”事后李先生报了警,一周以后,警察通知他说车在郊外找到了,不过只剩下烧得焦黑的车架。“他们抢车是要用来做更大的案子,实施完犯罪之后,就把作案工具烧掉,是不是很像香港的警匪片?”李先生苦笑道。

陈晓华现居住在德班,南非最大的港口城市,位于南非东部,濒临印度洋西南侧。“在南非呆久了就会喜欢上这里,”他说。

乘客持刀抢劫司机

在纽约生活的华人男性,十有六七有过在餐馆送外卖的经历,尤其是对于一些语言不通、又没有其他工作经验的新移民来(微博)说,送外卖是一份最适合他们的工作,因为这份工作不需要你懂英语。

123显示全文

来到南非,最令陈晓华好奇的是大街上随处可见枪支店,“在南非,只要有证,持枪就是合法的。”

“忙活”一晚抢到50元

纽约人不大喜欢在家中做饭。走在曼哈顿街头,你随时都能看到那些身穿工作服、手拎外卖袋、骑着自行车的华人外卖郎穿梭在人流车海中。他们中有的年纪稍大,也有的稚气未脱,但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本事——能及时无误地将饭菜送到顾客手中,并挣到应得的那份跑腿钱。

陈晓华从小对枪械感兴趣,长大后在南非考取了持有武器许可证。“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喜欢玩枪,我们经常约到靶场练习射击。”他告诉南都记者,在德班市中心有两三家大型枪支店,一旦哪个公司新出了产品,他和朋友们都会光顾。

www.mgm4858.com ,下车的那人没多久便回来了,老吴刚准备发动汽车,对方忽然一下子拉开车门,一把将他拖下了车。车上另外一人也顺势下了车,两人合力将老吴摁在地上。“不许喊,抢劫!”挣扎中,老吴听见对方压低声音的威胁,随后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把美工刀便横在了脖子上。

外卖郎的世界几乎无人关注,只有那些认为送外卖的单车构成威胁的人例外。

出国那年,陈晓华正读小学三年级。来到南非后,他入读当地学校。平时上课以英文为主,周末还要去中文学校学习。在异国他乡,学习新的语言,对于9岁的陈晓华来说,并非难事。他称,“上学后,走出华人圈开始与当地人接触,很快就融入其中了”。

“我当时就吓得一动不敢动。”老吴说,他当时都傻了,没想到电视上看到的抢劫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担心反抗会让对方恼羞成怒、杀人灭口,便任由这两人用胶带将自己的嘴巴和手封住。

尽管电动单车已经被禁,但仍受外卖郎喜爱,因为靠着它,他们可以扩大送外卖的地区,而且凭借速度快,可以获得更多小费。然而,有些小区、特别是上东城的居民经常投诉外卖郎乱停车,要求警察向他们开罚单,并声称餐馆要为外卖郎在人行道骑车和闯红灯等违规事项负责。

大学时陈晓华学的是经济管理专业,在南非做生意的很多华人的子女都会选择这个专业。毕业后,陈晓华帮忙管理家里的生意。目前,他掌管了两家工厂和一家小型汽车维修店。

控制了老吴后,劫匪开始到处翻找。但找来找去,只找到了50元现金,而老吴的手机因为太过破旧,对方也不感兴趣。“我刚出门做生意,身上哪来的钱?”事后,老吴苦着脸解释。

有一位外卖郎如此形容自己的工作:就像是车轮上的洗碗工一样。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起,不少中国人来南非生活。陈晓华的父母是其中较早的一批。据官方统计,目前在南非闯荡的华侨有30万人,数量居非洲华人之首。

一晚上只抢到了50元,两名劫匪大失所望,随手将老吴拖上了出租车的副驾驶座,其中一人还坐上了驾驶座,车辆往仪征市区方向行驶。一路上,老吴惊恐不已,一直在猜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车开到328国道时,劫匪忽然问了老吴一个问题:“车上有GPS吗?”见老吴点头,两人商量了几句,忽然停了车,丢下老吴便跑了。

今年42岁的李先生来自福州长乐,在曼哈顿中城一家餐馆送外卖。他告诉记者,由于没有一技之长,来美国十多年,他一直从事的都是送外卖这行当。

在南非的华人,多以贸易起家。陈晓华家最早是开超市的,后来从事服装批发。他家境不错,父辈在南非打拼多年,“有一点点小钱”。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吴有些“蒙”,确认对方走远后,他赶紧通过手部运动自救,好一会儿才将捆绑在手腕处的胶带挣脱,随后便往家赶。而此时,距离老吴被劫持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刚开始送外卖时,李先生对道路不熟悉,语言又不通,想问路都没法问。即使好不容易找到了顾客住址,却又耽搁了时间,顾客以等的时间太长了为由不要外卖了。遇到这种情况,别说小费,李先生连饭钱都讨不回来。

“在南非生活被抢很正常”

“八字胡”成线索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为了生计,外卖郎白天骑单车穿行在汽车洪流中,寒暑无阻,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晚上,他们就睡在厨房里、仓库里,条件好的几个人合租一间房。李先生告诉记者,来到纽约后,他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每天从早上10点干到晚上10点。顾客一般会额外给外卖郎餐费的10%做小费,好心的顾客会给15%至20%,因此送一次外卖有时能赚5到10美元,正常情况下,他一个月能有1000美元的收入。有一次下大雪,李先生手提3份外卖深一脚、浅一脚跑了50多分钟送餐,可最后一家只给了他1美元小费。他转过身时,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与南非天堂般的环境相比,这里的治安不尽人意。“在南非生活,被人抢是很正常的事情”,陈晓华告诉南都记者。

民警手机店巧遇两劫匪

李先生告诉记者,老板要求他一天送30份以上的外卖,而他拼了命最多也只能送十多份,要不是一再求情,早被炒鱿鱼了。好在这几年,他的外语能力提高了不少,路也熟悉了,再加上有了一些老顾客,做得好的时候李先生一个月也能挣1300多美元。

诸如被歹徒用冰冷的枪口顶住身体要钱的情形,陈晓华并不陌生,也常听说有华人因此遇害。去年12月26日,陈晓华来自福建福清的31岁老乡,在南非东开普省东伦敦市遭遇抢劫,头部中枪,当场身亡。这是当地当周发生的第三起华人被劫杀事件。

回到家后,惊魂未定的老吴才想起报警。接到报案后,警方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展开侦查。根据老吴的回忆以及对周边监控视频的调阅,警方很快便确定了嫌疑人的面貌特征。其中一人的面貌特征尤为明显:留着八字胡。除此之外,办案民警还发现劫匪让老吴停车的两个地方,附近都有一家砖瓦厂。

他们这样形容工作:刀口下讨生活,被抢是常事

抢劫并非只针对华人,但因华人生意往来习惯用现金,更易成为被打劫的目标。这让陈晓华萌生了成立安保公司的想法。

既然选择在仪征作案,又熟悉砖瓦厂周边的环境,警方怀疑,这两人很有可能是砖瓦厂员工或曾在砖瓦厂工作过,遂在仪征、天长两地展开排查。

华人外卖郎终日在外奔波,容易成为歹徒锁定抢劫的目标。中餐外卖店迅速增多,迫使业主纷纷延长营业时间来竞争,这也使抢劫犯有了可乘之机。

与陈晓华自小认识的翁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我很看好他的这个想法。”在南非生活了13年的翁先生认为,“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治安太差。”在他看来,陈晓华是个有上进心且乐于助人的人。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功夫不负有心人,12月29日,在天长伏击守候的民警在经过砖瓦厂附近的一家手机店时,猛然发现店内站着3个人。其中两人,一人穿着大红色的衣服,另外一人则留着八字胡。“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嫌疑人吗?”民警强压激动的心情,又靠近了一些,仔细看了看,确定这两人正是他们要寻找的“劫匪”,遂不动声色出门请求增援。增援队员很快赶到,一拥而上,迅速将这两人制服。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44岁的刘锦盛是“金锅”中餐馆的老板,1990年从福建来美国后便开始做餐饮生意。一天深夜11点左右,刘锦盛驾车前往距离中餐馆仅5分钟路程的一户民宅送外卖,却再也没能回来。警方调查后发现,刘锦盛送外卖的地址竟是一条死胡同里的一栋空屋。

南非安保行业很发达,安保公司可合法申请枪械保护平民,类似中国古代“镖局”。这类公司在当地有不小的市场需求。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外来人士,聘请安保人员都是常事。以陈晓华家为例,家中店铺常年会配备2-3名保安。

行为已构成抢劫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遇害的刘锦盛的外卖店就是以营业时间长、送外卖范围广为特色。一些业主表示:“若不是为了多赚些钱,谁愿意拿生命开玩笑?”

“南非的安保人员比警察多,几乎每家每户都需要”,陈晓华说。在家人和朋友支持下,他筹集了200万南非兰特(折合人民币105.7万元)启动资金,成立了一家保安公司。

两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大纽约地区有各类餐馆数万家,中餐馆约8000多家。哈雷姆区、皇后区的牙买加、南布朗克斯和布鲁克林的一些区域,都是纽约市治安差得出名的地区。这些地方对许多华人外卖郎来说,都是犹如地狱的地方。

目前,陈晓华所雇佣的保安共400多人,以退役军人和预备役警察居多,其中有部分战术教官曾在安哥拉等国家执行过维和任务。他将保安员工分为4个小组,分别是早晚负责区域巡逻的保卫队,对警报系统实时响应的警报小组,对被盗车辆进行追踪和解救人质的跟踪小组以及处理抢银行等重大事件的特别行动小组。

经审查,两人对自己抢劫出租车司机老吴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原来,这两个人都是天长某砖瓦厂的工人,一个叫张某,一个叫阿尔某,平时生活都十分拮据。事发当天,两人在喝酒时聊起生活,都觉得“工资太低,真没意思”,想找个机会“捞一笔”。想来想去,他们觉得抢劫最容易,便赶到附近一家杂货店里,购买了胶带和美术刀作为作案工具。

在记者联系的十多家中餐馆中,几乎每家的外卖郎都有被抢劫的经历。过去几年被歹徒杀害的华人外卖郎中,最小的只有18岁。

他的保安公司除了几名业务人员是华人外,绝大多数员工都是当地黑人。“只有融入当地社会,公司才好运作。”陈晓华说。他还提拔了很多当地人为公司高管,制定了一整套规章制度,“经过三年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精英强将。”

可能是觉得出租车司机既有钱又可以很轻易地被骗到偏僻的地方,两人便决定对这个群体下手。随后,他们便站在路边,顺手拦了老吴的出租车,这才有了“惊魂一夜”。

2004年2月,年仅18岁的外卖郎陈煌在皇后区的一栋公寓内惨遭暗算。4名非裔少年为了凑钱买运动鞋而大开杀戒,他们先用棒球棍将陈煌打晕,再用刀子将他捅死,而后弃尸于数公里外的一个小池塘里。这起案件是纽约近年来最残忍的一起华人外卖郎被害案,被害者身中23刀,头骨严重破裂。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陈晓华介绍,目前公司提供的安保范围以德班为中心,辐射周边方圆300公里,业务包括派驻专业安保人员值勤等。如客户想雇一名驻地保安,每月约需支付1.1万-1.3万南非兰特。如果驻地是犯罪频发的高风险地带,则收费更高。此外,顾客还可让安保公司在家中安装报警设备,一旦有险情发生,可迅速请求保安支援。

张某和阿尔某说,他们的目的只是求财,所以并没有伤害老吴。早在第一次下车的时候,他们就想下手,但因为发现附近有人家的灯亮着,便作罢并继续寻找下一个下手地点。之所以将车往市区方向开,是想带老吴到ATM机上取钱。不过,在开了一半路程后,两人怕被抓,又怕出租车的GPS暴露自己的行踪,便弃车逃跑了。

一家中餐馆的店主陈国通说,两年前他刚开店时就曾闯过鬼门关。当时,他刚从外卖车上下来,就被埋伏在树林里的几个非裔青年追打,其中一人用铁棍敲碎了他的右膝盖骨,至今他腿上还留着5寸长的伤疤。

福建小伙南非开镖局图片

说起抢劫的经历,两人都有些无奈。“忙活”了一晚上,只抢到了50元,连当天的住宿和回程的车票都不够,这次抢劫,他们算是“亏”了。

如今,陈国通还是会去送外卖,但都会与伙计一同出门,彼此好有个照应。

从最初不到30名员工,到现在仅保安就有400多人,陈晓华的安保公司只用了三年。这在他的发小张建看来,“有些意外,同时也感到骄傲”。作为同在南非成长起来的一代,他和陈晓华均受过当地教育,熟悉这里的文化和法律。

尽管“亏”了,但张某和阿尔某的行为构成了抢劫。目前,两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即将提请逮捕。

来自福州琅岐的外卖郎陈和告诉记者,他送外卖的3年间被抢过8次,最严重的一次被2名持刀歹徒抢劫,身上6处受伤,真是名副其实在“刀口下讨生活”。

张建告诉南都记者,“我们的父母都是漂洋过海来这边白手起家的,能打下今天的基础很不容易。但基于治安和语言等问题,许多华人华侨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比起父辈,我们可以更好地与当地人沟通。”

很多外卖郎都说,被抢劫、被打的事情时常发生,可为了钱,还是要硬着头皮去工作。

与劫匪树林激战时中弹

让人恼火的是,有时候歹徒不一定是要抢钱,只是为了打人而打人。有些订餐电话是犯罪团伙故意设下的诱饵,外卖郎一到,这些歹徒就往死里打他。

www.mgm4858.com纽约华夏族外送餐品郎寒心生活:犹如在难点下讨生活。在安保公司初创阶段,身为董事长的陈晓华也会武装上阵,执行安保任务。这意味着他经常要与危险打交道。

“很多时候送餐人体会到得不到重视的滋味”,同为外卖郎的石师傅在采访中无奈地感叹:“有一次我被打了,报警之后我告诉警察坏人住在哪里。那个警察跟我说,如果你知道这个区不好,就不要在这边送外卖。我就很生气,说如果你不把坏人抓住,这个区就永远不好。”

2015年底,5名劫匪潜入德班附近一处民区偷窃。陈晓华公司的巡逻小组刚好经过,双方发生交火。激战中,几名劫匪开车逃到不远的一片树林里。陈晓华带队手持AK47前去支援,随后再与劫匪发生枪战。

采访中,石师傅不止一次提到,“老板和送餐的人都应做好自我保护。餐馆接订单的人也应该提高对陷阱的察觉,对意图不好的订餐要提高警惕。”他呼吁,同行要多与警方合作,有问题及时跟警方联络。“发生了抢劫一定要报警,不报警他还以为这个地方治安很好。”

“之前也碰到过”,提及这次枪战,陈晓华称并不紧张。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在交火中被子弹打中了。所幸当时身着防弹背心,他只是感觉“震了一下”。等到追上受伤的劫匪,并把他交给当地警方时,陈晓华才意识到自己也中枪了。

谈到未来,石师傅无奈地摇头:“要说以后的打算,还是送外卖,因为要在美国生存下来,语言又不行,必须干这一行,也想学一点语言,但是没有条件。”

让陈晓华的朋友翁先生深有体会的一次是去年10月,有家华人的工厂遭劫,他跟陈晓华赶到现场,当时劫匪已离开。“晓华马上帮忙安排善后,报警,派遣保安搜索。为了让工厂的人放心,他就自己带队通宵巡逻。”

外卖郎经常被罚

今年6月5日,陈晓华公司的保安还协助当地警方抓获一个抢劫运钞车的犯罪团伙。当时3名劫匪埋伏在外,趁一辆运钞车来一家商场收钱时,突然冲出来。商场保安觉得不对劲,马上联系了陈晓华在附近的巡逻队。他们随即下车追赶劫匪,最终将一名落网之鱼交给警察。

他们这样诉说无奈:被劫后有顾虑不敢报警

“我们与德班警方都有合作,经常互相帮忙”,陈晓华介绍。

上文提到的陈国通告诉记者,纽约华人外卖郎遭劫后只要数额不多,他们大多自认倒霉不报警,因为外卖郎被杀案的破案率不高,一般的抢劫案更是不了了之。

如今,陈晓华的安保公司已上轨道,除华人客户外,一些当地人和旅社也陆续找上他。公司盈利后,他把赚到的钱投入到增加员工福利和升级车辆和武器装备中。有时,陈晓华还会到深圳采购设备。目前他正与一家公司,谈车载跟踪器的合作。

许多有过被抢经历的店主说:“我们报警,警察过好半天才来。即使来了,也只是告诉我们:你们不要到那些地方送外卖不就得了。”

由于业务繁忙,陈晓华现在较少执勤了,只是晚上偶尔参与巡逻。尽管如此,他的妻子仍担心有危险,几次劝他改行。

除了破案率不高,许多劫犯看准华人外卖郎“下手”,还因他们“吃定”这些送餐人不会报警,原因自然是这些外卖郎的身份问题。

现在,陈晓华又有更大的设想,希望把业务扩展到德班以外,甚至非洲其他国家,为保护这里的华人华侨生命财产安全做出更大努力。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大部分外卖郎都是经偷渡等非法渠道来到美国的,有些人在美生活了十几年都无法得到合法的身份。在被劫匪袭击后,许多人因自己的身份问题在求助警方时会有顾虑。

另外,很多外卖郎因为英语不好,无法与警察进行有效沟通,有时即使报了警也会让劫匪跑掉。

因此,华人外卖郎给匪徒留下了“怕事、好抢”的印象,导致袭击事件屡屡发生,其中不少还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抢劫。

石师傅说,劫匪一般都是几个人的团伙作案,他们会设下圈套,用未经注册过的电话以其他人的身份引诱送餐人到一处别人的住所,然后埋伏在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里袭击外卖郎。

他们这样遭遇横祸:命丧车轮惨剧时有发生

近年来,纽约街头越来越多的“马路杀手”终结了不少外卖郎的生命。因醉酒驾车、开车打电话等不安全驾驶而导致外卖郎命丧车轮的惨剧时有发生。上文的李先生就坦言,在纽约这样一个出租车可以随意停靠的城市,十字路口成了外卖郎事故的高发地,真的很危险。

27岁的小邹在曼哈顿中城39街一家四川餐馆送外卖。一年前,他在一次送外卖的途中,被一辆横冲直撞的出租车撞倒,肇事司机逃跑。庆幸的是小邹记下了车牌号,报警之后才把司机绳之于法。不幸的是,直到现在小邹还在与司机打官司,不知何时才有结果。

小邹说:“其实车只是把我撞倒,并没有受多少伤,但是他撞人跑掉,应该负责任。”这3年,小邹已经记不清到底多少次被车撞倒过,每次出事之后,他总是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工作。他最关心的就是饭菜的完好,如果送的饭撒在路上,他必须要赶回餐馆另拿一份给客人送过去。

“我们送外卖靠的是体力。凭送餐的速度、凭服务态度就可以赚多一点钱。趁我现在还年轻,我想多赚一点钱。”一个月平均2000多美元的收入看似并不太少,但是小邹需要付出的辛苦却是普通人不能想象的。

统计数据

车轮下逝去的生命

据统计,从2009年底至今,纽约市内至少有7名华人外卖郎遭遇车祸,其中五死两伤,这些悲剧大多是因交通事故而引发。

2009年9月4日,在布鲁克林八大道交52街送外卖的陈联泉,在餐馆附近和一辆消防局轿车相撞,头部受重创,经抢救保住了性命。

2009年9月18日,一名在日落公园地区小菩萨中餐馆工作的外卖人员骑电单车在四大道交20街被一辆煞车不及的冰淇淋车撞上受伤。

2010年2月12日,52岁的江苏籍外卖郎陈剑秋在长岛市骑摩托车送外卖途中,遭一辆轿车高速冲撞并被拖行,因伤势过重死亡。

2010年9月19日,华人外卖郎林天生在布鲁克林中木地区送餐时被驾车时发短信的19岁少女罗斯伯格撞成重伤,几天后不治身亡。

2011年10月10日,41岁华人男子刘艾伦在布鲁克林绿点大道送外卖时,被酒醉驾车的29岁波兰裔男子从后方追撞而辗毙。

2011年3月27日,华人外卖郎翁齐明在曼哈顿上东城被一辆巴士撞倒后卷入车底,头部被后轮碾轧惨死。

2012年1月5日,布鲁克林华人外卖郎陈据祥被闯红灯车辆撞死。

他们这样艰难生存:骑个电动脚踏车都要被罚

多年来,外卖行业的工具是一部便宜、装有大型载物篮、破旧的爬山自行车。但最近却崛起一种送中餐外卖的新运输工具——电动脚踏车。这种以电池为动力的脚踏车不必用力踩踏,比人力脚踏车要快。它成为曼哈顿区送中餐外卖的一次革命,餐馆因而可以扩大送餐范围,也可以加快服务。

据悉,这种电动脚踏车售价约为1000美元,外卖郎常常要储蓄多个月才买得到一辆。许多餐馆对拥有电动脚踏车的外卖郎都会优先聘用。这种电动脚踏车一般时速为20英里,电池可维持约4个小时。许多外卖郎都带有后备电池。

电动脚踏车为这个主要是贫穷华人移民从事的行业带来了一些舒缓,这种交通工具带来了方便,但也制造了问题。因为驾驶这种电动脚踏车在城市街道上行驶,是属于违法之举。这种送外卖工具的扩散也引起了如何管制它们的争议问题。

外卖郎表示,他们近月频频因为使用电动脚踏车而接获罚单,有些外卖郎甚至使用塑胶袋掩盖装于座位下车架上的电池开动器,希望逃过警方取缔。为曼哈顿区西34街一间“Szechuan
Gourmet”餐馆送外卖的42岁员工张吉辉说:“这是不公平的。”她表示,自己和认识的多位外卖郎都因为使用电动脚踏车而接到过罚单。

当地警方发言人布朗尼表示,这种电动脚踏车是不能在纽约州合法登记的,因为很多车都不符合联邦机动车辆的标准。在城市街道上使用电动脚踏车,罚款是65美元。

后记

以上这些真实的故事,其实并不是外卖郎生活的全部。说实话,他们遭遇到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工作时间长,薪资低,无福利,高风险,也很少为人关注……在有限的篇幅

内,似乎没办法一一说尽。揪心的同时换个角度想,或许在世界另一头的你,花那么片刻的时间,尝试着去走近他们、理解他们,或许这些心酸就能得到另一种意义上的慰藉吧。

延伸阅读

纽约外卖郎有了“护身符”

外卖郎不断遇害已引起美国社会公愤,纽约警方加强了打击犯罪的力度。曾经影响较大的外卖郎陈煌被害一案,得到了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和华人社区的高度关注。多年来,上百个社团的几千名民众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呼吁,要求司法当局严惩凶手。

据当地媒体报道,纽约全美餐馆反暴力联盟已正式开始为华人外卖郎颁发制作会员证,从此纽约华人外卖郎有了“护身符”。

这个证件正面印有会员照片、防伪标识、生日、身高、体重等资讯,背面则是中英文的注意事项和紧急联络电话。纽约全美餐馆反暴力联盟主席黄克锵说,许多从事餐馆业的华人不懂英文,在遇到紧急事件时可把证件出示给警方,以方便会员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能迅速获得帮助。

纽约州华裔众议员孟广瑞表示,他会在州议会提出《外卖郎法案》,对假借订外卖以达到抢劫、杀人等犯罪目的者,加重刑罚。

石师傅建议,警察局开警民会的时候,最好每个餐馆都派个人去参加,因为在会上会报告关于这个辖区里发生的案件信息,外卖郎可以从中了解区域的安全与否。(记者:周佳)

分享到:

相关文章